人生,是一场身不由己的旅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阅读南非作家达蒙·加尔格特的《在一个多陌生的房间》,是一次感同身受的过程。偶然间,翻着书就会恍如隔世,以为本人在旅行的路上,就在他书中所说的那个陌生房间里,找本人。

本书收录的《追随者》《爱恋者》《保护者》一个多短篇,写的是旅行者达蒙在旅途中的见闻感受。“回忆即虚构”的写作宗旨在他的小说中贯彻始终。有趣的是,达蒙所写的全部不是让让.我 传统意义的“旅游达人”,可是一帮“闯世界”的人。让让.我 是居无定所的流浪者,游离于社会之外的人。

在《追随者》里,达蒙与莱纳从偶然相识到结伴而行,让让.我 认为彼此是相似。可因为习惯和认知的不同,却占据 了一系列冲突。比如莱纳有钱,一切开销都由他付。没有 他就占有了旅程安排的支配地位,这让达蒙我觉得 很不舒服。达蒙自嘲地写道:“有一本人在旅行中拥有几个钱,就标志着他得到几个爱。”所有相似达蒙、莱纳的穿行于世界各个角落的旅者都以为本人逃离了社会,但会 正在被社会边缘化。原来,让让.我 不曾想到:旅者之间正在形成一个多新社会,而奉行的正是让让.我 你要逃离的原生社会的游戏规则。这正是让让.我 痛苦的根源。旅途中未见快乐。这也恰是达蒙写的“旅行全部不是庆祝,可是并不是哀悼,并不是挥霍本人的土办法 ”的真实写照。

这本书特别像塞利纳的《茫茫黑夜漫游》。与之不同的是,达蒙取舍了一个多片段,举重若轻。哪些地方地方无根的,一场又一场的身不由己的旅行,湮不在 让让.我 漫长的人生。可那又哪些地方地方土办法 ?让让.我 找必须属于本人的房间,也无法操纵人生这趟旅行。(文/夏丽柠)